1 1 1

辽宁十一选五任选五共多少注: 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(詳解版)

——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中的傳統文化智慧

4e24e6993ef2481694a49bbe2e1f4140

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模拟 www.ptemt.icu 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

  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”這句名言,是2016年11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、中國作家協會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式上講話時引用的。習總書記說:“中華文化既是歷史的、也是當代的,既是民族的、也是世界的。只有扎根腳下這塊生于斯、長于斯的土地,文藝才能接住地氣、增加底氣、灌注生氣,在世界文化激蕩中站穩腳跟。正所謂‘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’。我們要堅持不忘本來、吸收外來、面向未來,在繼承中轉化,在學習中超越,創作更多體現中國文化精髓、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、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、又符合世界進步潮流的優秀作品,讓我國文藝以鮮明的中國特色、中國風格、中國氣派屹立于世。”

  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”的出處,是南北朝時期著名文學家庾(yǔ)信的《周五聲調曲》中的《徵調曲》。

庾信雕像

庾信雕像

  庾信(513—581),字子山,小字蘭成,南陽新野(今河南新野)人,南北朝時期著名文學家。他本是南朝梁的大臣,后奉命出使西魏,被扣留北方,不得歸還。在西魏和后來的北周,他均受到皇帝的禮遇,被尊為文壇宗師,身居顯貴;但他內心深處,又時常思念故土,因身仕敵國、不得自由而羞愧怨憤。庾信在中國文學史上是一位繼往開來的人物,他飽嘗分裂時代特有的人生辛酸,卻結出“窮南北之勝”的文學碩果,其文學成就,昭示著南北文風融合的前景。紀曉嵐評價他說:“庾信駢偶之文,集六朝之大成,導四杰之先路,自古迄今,屹然四六宗匠。”

  《周五聲調曲》是庾信在北周時所作的一組詩歌。“五聲”者,“宮”“商”“角”“徵”“羽”。其中,《徵調曲》共有六首,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”就出自其中的第六首。就性質來說,《周五聲調曲》屬于燕射歌辭,是宮廷宴饗時的樂歌,所以內容大多是歌頌帝王功德、贊美形勢大好之類,冗長乏味,沒有太多值得稱道之處,所以也不太受后人的重視。不過,在這一組總體來說思想藝術成就都不是太高的作品中,卻有兩個句子顯得非常醒目,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引用的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”。從字面上說,它的意思是“吃到果實,就想到樹木;喝到河水,就想到源頭”;就其在文中的本意,也不過是說天下太平,形勢大好,推其本源,這一切都要歸功于君主的圣明。但是,這句話背后的意義,卻比它在詩歌中的具體所指要豐富深厚得多。它深刻地揭示出一個普遍而深刻的哲理,這就是:萬事萬物都有其發端的根本,都有其所以如此的源頭;切斷了這個根本和源頭,則一切都成了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。

  文學藝術也是如此。文學藝術可以是最講究創新的,但所有的創新,都是在一定基礎之上的。從中文“創新”一詞所對應的英文“innovation”來看,并不只是單純的“創造新事物”,而是表達在一個本源的、古老的事物中發現新的可能性的意思。而對于一個藝術家來說,生于斯、長于斯、浸潤其中的本國歷史文化,就是其進行藝術創作最天然的靈感與技巧的源泉。這是一個藝術家所能領受的最佳饋贈,也是他能夠貢獻給這個世界的最好禮物。

  把這個問題闡述得最清楚的,莫過于印度大詩人泰戈爾。泰戈爾于1913年因為詩集《吉檀迦利》而獲得諾貝爾文學獎。在獲獎感言中,他特別提到了印度傳統文化對自己文學創作產生的巨大影響。泰戈爾能夠在文學上有所造詣,得益于印度古老的隱居的生活方式,正是在這種生活方式中,泰戈爾凈化了自己的心靈,使自己能夠以一種澄澈寧靜的狀態進入文學。在談到這一點時,泰戈爾不無驕傲地說:“那些年,我一個人在遠離塵囂的隱居中度日之際,與西方的生活和西方的精神毫無相干。由于這一點,最后卻給他們帶來了更深層的安詳、寧靜與永恒的感受。這些感受,正是西方人過度活躍的生活所需要的。在他們的心靈至深處,渴望著平靜,渴望擁有無限的安祥。從青年時代開始,我所接受到的訓練,使我的繆斯與絕對孤獨的恒河水岸相協相奏。那些年的平安已經存在于我的秉性之中,所以我可以把它顯示出來,并把它拿到西方人的世界面前。”

  泰戈爾還特別談到了文化自信的問題。在這一點上,中國和印度一樣,在很多人心中,都或多或少地存在著因為落后而帶來的民族文化虛無主義。在說到西方的物質文明給印度帶來的精神困擾時,泰戈爾說:“在一個多世紀以前,當我們與西方的民族接觸時,發現西方的物質成就,遠遠凌駕于東方的人文與東方的文物,我們對自己的文明失去了信心,進而在教育機構的設置中,也沒有為我們自己的文化騰出一席之地。故一個多世紀以來,我們的學生對自己過去的文明之價值完全無知。因此,我們不僅失去了與隱藏在我們自己文化遺產中的偉大事物的接觸,也一并失去了我們曾經所擁有的那種‘贈予’的崇高榮譽,以證明我們不僅僅是一種向他者的乞求,不僅僅是文化的假借,如同永恒的學徒那般活在世上。”而對于這種困擾,泰戈爾認為是毫無必要的。他說:“我覺得,我們今天所遭受的最大痛苦,并不是其他的災難,而是人與人之間的彼此隔絕、彼此隱瞞的災難,我們已經錯過了提供人性的善意,請求世界分享我們所擁有的最好東西之良機。但是,時代已經來臨,故我們再不能浪費我們的機會了。我們必須傾盡全力,把我們所擁有的,而不再是從一個世紀到另一個世紀,從一個地域到另一個地域,擺在別人面前的盡是我們的貧窮。我們知道,我們為之驕傲的,乃是我們從自己的祖先那里所繼承下來的東西,這種贈予的機會不應該再失去了,——它不只是為了我們的人民,更是為了全人類。”

  我們還可以舉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例子。1968年,川端康成以《雪國》《古都》《千只鶴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。在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獎現場,川端康成發表了名為《我在美麗的日本》,以近乎執拗的態度,向世界講述了日本文化與日本文學的種種美妙之處,以及自己身在其中所受到的巨大影響。而這其實也正是他能夠獲獎的根本原因。瑞典皇家文學院給川端康成的致辭是這樣寫的:“川端先生明顯地受到歐洲近代現實主義的影響,但是,川端先生也明確地顯示出這種傾向:他忠實地立足于日本的古典文學,維護并繼承了純粹的日本傳統的文學模式。在川端先生的敘事技巧里,可以發現一種具有纖細韻味的詩意。……這份獎狀,旨在表彰您以卓越的感受性,并用您的小說技巧,表現了日本人心靈的精髓。”

  泰戈爾與川端康成在講述印度文化和日本文化時,是滿懷感激,也是滿懷自豪的。這是典型的“落其實者思其樹,飲其流者懷其源”的態度。其實,也正是這種態度,才造就了他們輝煌的成就,并因此而得到了西方世界的尊重。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東方文學的價值,就在于它能夠提供一些不同于西方的寶貴東西。照搬西方,或者在亦步亦趨的模仿中與西方文藝同質,不但得不到本國的歡迎,也不會得到西方的真正尊重。文化創新必需從最本源、最傳統的文化形態中尋求復興與創新的元素,只有從中國傳統文化中推陳出新,中國才能創造出既符合世界進步潮流,又不乏中國氣派的優秀作品。

專欄: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中的傳統文化智慧

專欄: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中的傳統文化智慧

發布時間:2019年04月25日 10:53??????來源:共產黨員網 打印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模拟 有獎調查

共產黨員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

860010-1601010100